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八零農媳是反派 > 第十六章:壓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92655.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公房下來的事情,于大海下班一回家就說了,于母私心想讓給小兒子,可知道這事辦不成,所以臉上并沒有多少高興的神態,反而冷冰冰的。

    于大??戳诵睦镉行┎皇娣?,同樣是兒子,他下鄉又吃累好幾年,母親偏著弟弟他也不計較,可見著他好,母親怎么就不高興呢?

    于寶玉圓滑,他回家一聽這事,先是祝賀了一番,又高興的非要慶祝一下,家里晚上包的餃子,于寶玉就去小賣店打了半斤白酒回來,先給于父到了一杯,剩下的和于大海分了。

    又回西屋,端了半盤的瓜子出來,放到桌上后,還兩個女兒道,“爸爸和你們借點瓜子,下次給你們買糖好不好?”

    于月和于麗齊聲應好,也沒有鬧。

    同樣是女兒,二哥的兩個女兒被母親寵著,還有姥姥一家疼著,反觀自己的女兒呢?被奶奶趕出來不說,姥姥也嫌棄,于芳看了眼紅,再看自己家膽小怯弱低頭的女兒,只覺得不爭氣,心里更不痛快了。

    周涵秀看了丈夫一眼,“瓜子就是讓人吃的,還給她們買什么糖?!?br />
    “那可不行,這是你媽特意給兩孩子買的,咱們吃了總要問問孩子的意見?!庇趯氂褚桓辈荒芷茐脑瓌t的語氣。

    于母也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縫,“寶玉說的對,你媽心里有兩孩子,給兩孩子的零嘴,大人怎么能動,明天就買糖,這錢我出?!?br />
    周涵秀實在不喜歡于家這樣做事分人,沒有一點原則,偏丈夫和婆婆又處處拿著原則說事,她說一句,十句在那等著,干脆她也不說了,只想著等回屋在好好和丈夫說說這個問題,這樣下去孩子也被養歪了。

    于大海原本見弟弟真心為他高興,心里也好受了幾分,結果半盤瓜子,立馬又襯托出弟弟一家的大方,反而是他這個做大伯的小家子氣,從孩子嘴里搶食。

    一頓飯,半杯白酒下肚,于大海吃了二十多個餃子,瓜子一顆也沒有動。

    反而是二房那邊,于母哄著兩個孫女一頓飯有說有笑的。

    高秀芬盡可能把自己當空氣,前世于大海和家里處的也不好,又有她在一旁天天指責于母偏心,于大海和于母鬧的很僵,后來趙紅梅為在于家有個好人緣,私下里沒少幫于家母子調和,最后母子兩個解開心結,于大海也將錯推到了高秀芬的身上。

    趙紅梅更是精明,不喜歡于母在她頭上壓著,就用于大海掙來的錢打發于母,于母又只看重錢,自然被趙紅梅哄的高興,看趙紅梅哪里都好。

    可人的胃口越喂越大,前世有高秀芬這個一直甩不掉的前妻是難題,于大海自然也沒將精力放在于母弄出的那些問題上,兩者一對比,高秀芬的問題被放大,于母的問題被縮小。

    多活一世,高秀芬記住了趙紅梅這一招,先將婆婆這個大麻煩安穩住再喂的膨脹,等她一離婚,只剩下于母這個難題留給于大海,還能像前世那樣母子和睦了嗎?

    飯后借著收拾廚房就躲去了外屋,二房一家四口也回了西屋,東屋的氣氛也沉了下來。

    于母臉上的笑退去,繃起來,“老大,這一頓飯你一直甩著臉,這是給誰看呢?你是對我有意見?還是對寶玉有意見?寶玉好心幫你慶祝,你做大哥的不知道感激,還繃著臉,我和你爸還活著,當著我們的面你就給你弟弟臉色看,要我們不在了,你弟弟真有啥事,你還能管?”

    于母的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你別忘記你現在的工作是怎么來的,要不是你弟弟讓給你....”

    許是喝了酒,面對于母嘮叨一向只是安靜聽著的于大海,今天突然打斷她的話,“不是讓,是他自己不想要這份工作?!?br />
    先是被打斷,于母一愣,結果一抬頭,就對上大兒子幽暗的眼神,黑眸似能將人看透,拉進黑暗。

    于母打了個冷戰,略有些退意,“那...”

    門被推開,高秀芬從外面走進來,“大海,你說什么呢?不管怎么說都是二弟沒上這個班,你才能返城,做人要感恩。你和二弟都是媽身上掉下來的肉,她哪個都疼,二弟有自己的想法,都成家做父親的人,媽能怎么管他?你是家里老大,一慣穩重,也最讓媽信任,有些事你就得抗著?!?br />
    于母要罵的話憋回去,越想越委屈,眼圈也紅了,扭過身子默默的抹淚。

    于大海滿腔的不公,被妻子這么一打岔,再觸到母親抹淚的背影,無聲無息消散,心底升起一抹愧疚感來。

    是啊,他是老大,怎么還能和弟弟爭風吃醋呢,一時之間也羞愧不已。

    “媽...”

    不等他開口認錯,高秀芬已經湊到于母身旁,“媽,大海今天也是喝多了,他現在也是壓力大,不是針對二弟和你,我來那天他就和我說,剛進廠子就當上車間主任,有很多工人不服,現在又分到公房,對他有意見的人更多?!?br />
    “一個新人,一路走的這么順,整日被紅眼的人盯著,壓力咋能不大呢,你也別往心里去,等明天他醒酒了,知道今晚和你頂嘴,可不后悔死他?!备咝惴艺f完笑了,嗔哼的問于大海,“大海,以后可不許再喝酒了?!?br />
    母子有間隙,最后被歸到工作壓力大和喝醉酒的原因上,于大海有了臺階,于母想追究再鬧些難聽的也不好鬧,最后在于大海的認錯下,又哄了一會兒,于母又訓斥了幾句,這事就算是過去了。

    于芳在一旁看的眼睛都直了,等高秀芬去外屋時,她跟了出去,看到靜心洗碗的高秀芬,于芳圍著她走了幾圈。

    高秀芬抬頭,笑道,“小芳,你有事?”

    于芳搖頭,其實她想‘說藝’,比如像高秀芬這么會說,能把馬上要吵起來的人幾句話就勸和,這可是好本事。

    可想到從高秀芬進家門,她就一直冷潮熱諷的,到底張不開口,轉了一圈,又回屋了。

    西屋,周涵秀看孩子們睡了,也才丈夫說今天發現的問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