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國師嫁到:君王承讓了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蘇氏的麻煩

第二百四十五章 蘇氏的麻煩

 熱門推薦: 元尊、 至尊紋章、 我是萬古主宰、 離圣、 妖刀之鳴鴻天下、 百煉成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92655.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雖說下定了決心,要收拾陸卿云一番,可葛清秋很認真的思考了一陣,卻發現了一件極其悲哀的事情。

    從陸大小姐出嫁的那日開始,她,竟然已經基本失去和對方的交集點了。

    所以,該從哪一方面入手,去坑回這一趟呢?

    她對此陷入了沉思。

    卻怎么也沒想到,半個月后,這個坑人的契機,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今年天朝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血霉,前腳剛出了一個周顯宗,將肅州百姓禍害的叫苦連天,后腳,便又來了個蘇世昌,在惠州作威作福,把惠州弄的民不聊生。

    且這人,還不是個普通的官員,乃是當今蘇貴妃和蘇丞相的遠房堂兄弟。

    然而出身高貴的蘇世昌,運氣卻沒有周顯宗那么好。

    他在惠州作威作福一年多,竟真叫他遇上個不怕死的酸秀才,寫了狀子遞給官府。

    巧的是,這狀子便剛好被送到了來此巡視的監察御史手中。

    這么著,惠州的情況,便由此上達了天庭。

    緊接著,便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

    監察御史的奏折才寫上去,惠州便爆發了瘟疫。

    大量的百姓因瘟疫喪命不說,這不怕死的蘇世昌還下令,將幾個鬧疫病比較嚴重的村子給封了起來,準備放火燒村。

    卻不想剛將準備工作做足,那邊,圣上下旨罷官抄家的命令便傳了來。

    據說這欽差大臣到的時候,蘇世昌還摟著自己美貌的小妾在夢中神游,竟是硬生生叫人從小妾的床上給拖下來的。

    他如何被抓的情景,被回來的監察御史原原本本的匯報給了圣上。

    皇帝聞言,在早朝上差點就沒兩眼一黑,當場背過氣去。

    朝中那些官員們,都是修煉了千年的老狐貍,看皇上都被氣成這個模樣了,連忙火上澆油了一把,將蘇世昌與蘇家的關系給說了出來。

    這下,蘇丞相可就傻眼了。

    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會被這么個自己甚至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遠房堂兄給坑了,當即告病在家,連朝也不上了。

    蘇丞相說到底,也是積年的老臣,盡管皇帝惱怒非常,但由于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他和蘇世昌茍且相關,所以,便也并沒怎么動他,只是下了圣旨訓斥,并著人罰了一年的俸祿。

    可蘇貴妃這里就不大好受了,不僅連皇上的面兒也見不上,甚至連宮中位份比她低的妃子都能來踩上一腳。

    當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滋味相當之復雜。

    然而也不知是湊巧,還是皇上對這個自己寵愛了多年的妃子到底還有幾分真情在,就這么過了七八日的功夫,皇帝,竟又忍不住去了蘇貴妃宮里。

    彼時,蘇貴妃正在和自己的外甥女陸良娣說話,言談中,便提及了如今蘇家有難,她應該相幫一二,也不枉當日自己苦心籌謀,幫其嫁給太子的這份情誼。

    可這幾日,陸卿云自己也受冷落,便不由的犯起了難來。

    蘇貴妃以為她是明哲保身,忍不住便罵道:“你個沒良心的丫頭,你以為蘇家倒了你就萬無一失了?我能保你嫁給太子,便也能將你從這太子良娣的位置上給拉下來。該怎么選,你仔細掂量著吧?!?br />
    卻怎么也沒想到,這些恐嚇的話,并沒多么嚇到外甥女,反倒是全叫在外頭聽墻角的皇帝給聽了去。

    皇上當場便怒了,卻沒有發作出來,只悄悄又折返回去,命人查一查,當日皇后為何會突然同意讓太子納陸卿云為良娣。

    畢竟,陸家和蘇家休戚與共,皇后與蘇貴妃不對付,他也是知道的,若沒有大事發生,料想皇后也不會給自己挑一個這樣的兒媳婦添堵。

    皇上既開始查這件事,葛清秋自然有法子,讓他飛快的知道那日的真相。

    知道了全部真相的圣上,果不其然便怒了,直呼陸良娣為妖孽,甚至直接將太子給喚到了跟前,好好的教訓了一頓。

    如今的葛清秋身為國師,雖不用每日去朝上點卯,但三不五時的進宮,為皇上提些新奇點子,助他能更好的制定國策還是要的。

    比如這一陣,惠州的疫情,朝中官員都沒什么好的解決措施,她這個國師,便被那老頭兒想了起來,于是便時不時的要命人將她尋來一次。

    葛清秋的身邊有歐陽若蘭,關于疫情,她也早做了計劃,因此,皇帝問起來,她自然也能說上幾句幫幫忙。

    這日,她又來了御書房,便好巧不巧的,將老頭兒訓斥兒子的話全都給聽了進去。

    陸墨言被罵了一頓出來,葛清秋看他臉色灰敗,便忍不住勸:“殿下不必太過憂心,陛下也只是在一時的氣頭上,等這一陣過去了,陛下自然會念起殿下的好?!?br />
    太子被她安慰了兩句,倒也不難受了,只笑著搖了搖頭:“無妨,這樣的事,本宮早就習慣了,也沒什么放在心上的必要?!?br />
    他這樣心大,葛清秋是沒有想到的。

    想起太子妃壽宴的事,他還不甚清楚,她便又不由覺得有些氣悶,糾結了一會兒,終于決定做一回背后說人壞話的小人,便委婉的說道:“殿下與陛下是親父子,最了解陛下,自然知道陛下要的是什么。恕清秋多嘴勸殿下一句,有些人,這段時間該遠還是遠著些,若是因一些不相干的人影響了殿下的儲君之位,那可是得不償失的?!?br />
    “何況,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若良娣心中惦記著殿下,自然也是會理解的,想來必不會因為這幾日的疏遠,而與您生了嫌隙?!?br />
    陸墨言卻久久沒有回答,半晌,深深的看了看她,低沉的問:“你這是……在關心我?”

    “額……”

    葛清秋語塞,十分好奇這倒霉孩子是怎么把關注點放在這上頭的,轉念又想起那日在崇明殿中的場景,心中頓時覺得不寒而栗。

    雖說這世上的女人,都挺樂意自己身邊出現優質男追求,但如今她身處的時代不同。

    她也并沒有什么成為禍國妖姬的愿望,因此想了想,便很認真的看著對方道:“清秋自然是關心殿下的,殿下與容王府一榮俱榮,若殿下不好了,長風那里也是會有麻煩的,清秋如何能不關心殿下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