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替身強歡:霸道總裁寵上癮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要名分,主動送上門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要名分,主動送上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92655.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做好這些之后,吳映璇擺動著纖細的腰肢兒,端著手中的酒菜,緩緩朝桌子走了過去。

    站在原地,雷炎望著她窈窕擺動的背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貪念既起,哈喇子都快要流下來了。

    與此同時,透著不解,深深地膽量了她好幾眼。

    這個女人,今天這是唱得哪出呀?怎么好端端的,會突然轉了性?

    要知道,她之前雖然被迫屈服于他,但每每總像是耗子見到了貓,就連眼中的恨意與殺氣也遮掩不住。

    每此干那事,也痛苦不堪,一動不動,就跟一條咸魚似的。

    怎么今天……

    只不過,雷炎的防備與不解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吳映璇將飯菜全都放在桌子上后,就緩緩轉過身來。

    望著他,勾了勾唇角,凄美又璀璨的一笑,“我已經想清楚了,這女人嘛,最后的歸宿無非是找一個依靠與歸宿。說到底,你也是一個不錯的男人,長得帥,人也有能力?!?br />
    頓了頓,她的臉恰到好處地紅了,“從今往后,我真心跟著你,就是你的女人了。想來,你也會誠心好好地待我的。對不對?”

    與此同時,一邊說著,她一邊挑起了手,緩緩將自己連衣裙的拉鏈給拉開……

    “對對對!”

    眼見著幸福居然來的如此之快,狠狠地將雷炎砸暈,他別提有多興奮的了。

    咧著嘴角,猛地一頓直點頭之后,“蹭”地一下,以極快的速度沖了過去,一把死死抱住了吳映璇。

    頓時,二人滾作了一團。

    吳映璇熱情似火,唇邊噙著一抹冷冷的弧度。不僅高度配合,還每每主動出擊。

    只不過,那雙美目之中,卻是流轉著一抹殺氣騰騰的銳光。

    就在她來這里之前,故意以這種及其嫵媚又妖嬈的姿態在老板娘的窗前晃了一圈,若隱若現,就為了讓老板娘可以瞧見她。

    想來,用不了多久,老板娘就會怒氣沖沖地殺過來,親眼目睹到這一場好戲。

    想到了這里,吳映璇像極了一只失控了的母馬,擺動著纖細的腰肢兒,更加興奮瘋狂了。

    ……

    就在這時,老板娘已經一路小跑,胸口起伏不定,跑得氣喘吁吁地急速趕了過來。

    來到了窗外的時候,透過微開的窗戶,一抬眼,正好可以清晰地瞧見里面的情況。

    頓時,她腦袋里“嗡”的一聲炸了開,怒發沖冠之際,氣得渾身顫抖個不停。

    “賤人!賤人!”

    這個吳映璇果然是個下作不知廉恥的東西,之前還裝出一副被迫的樣子。如今呢,竟是這般的主動,臉呢?

    只是瞧上一眼那辣眼睛的畫面,老板娘就忍不住了。

    旋即一轉身,怒氣沖沖地沖了過去,來到門口,惡狠狠地一腳,直接將門給揣開。

    “賤人,我要殺了你!”

    憤怒的暴喝過后,眸子猩紅的老板娘表情猙獰,張牙舞爪地朝床上的二人沖了過去。

    突然的變故,雷炎傻了眼,直接停下了動作。

    “炎哥,我怕!救我!救我??!”

    他身下了吳映璇見狀,頓時被嚇得臉都白了,花容失色地又往雷炎的身后縮了縮,樣子楚楚可憐。

    像一個受驚的小麋鹿那般的我見猶憐,尋求著庇護。

    而就這個功夫兒,老板娘已經沖到了他二人的近前,惡狠狠地朝吳映璇伸出了手,想要撕了她。

    “??!炎哥?。?!”

    吳映璇嚇的發出了一聲嬌柔的驚呼,死死地閉上了雙眼。

    誰知,就在老板娘的手即將要抓到吳映璇的時候,卻搶先一步被雷炎抓住了手腕,再也無法寸進半步。

    “你……”

    老板娘一下就愣住了,吃驚地望著雷炎。

    “夠了,大半夜的,你總鬧什么鬧?看看你的樣子,跟那罵街的瘋婦又有何區別?”

    這一次,雷炎沒有像以前那樣,好言好語地哄著她。

    而是皺著眉頭,不悅地輕叱了她幾句。

    “什么?我鬧?”

    一聽這話,老板娘“嗖”地一下,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心痛的同時,咬著牙,惡狠狠地瞪了吳映璇一眼后,悲憤地哭訴道:“你跟這個賤人在床上不知廉恥地鬼混,明目張膽地偷.情,卻反過來指責我在胡鬧????”

    聲音哽咽顫抖,眼淚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著轉兒。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跟你爭的?!?br />
    眼中不懷好意算計的精芒一閃而過后,吳映璇突然咬著唇角,可憐兮兮地探出頭來。

    不動聲色丟給老板娘一記充滿嘲諷的目光,而后,又我見猶憐,深情款款地開了口。

    “之前是我不知好歹,如今這才發現炎哥的好。而我,也只是想留在他的身邊,陪著他而已。是絕對……絕對不會威脅到姐姐的地位。求求姐姐,不要再鬧,就允了我的存在了吧?!眐

    一邊說著,她一邊紅了臉頰,為了刺激老板娘,又故意挺了挺胸口,軟綿綿地往雷炎的后背貼去。

    簡直就是千嬌百媚,秀色可餐。

    而對于吳映璇的這翻話,以及她的舉動,雷炎都感覺非常的適用。

    甚至,心里美滋滋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畢竟,這天底下有幾個男人可以享盡齊人之福的。

    就因為這,在不知不覺間,雷炎的腰桿甚至都挺直了不少,透著一股子莫名的驕傲。

    “你……你……”

    老板娘憤恨地盯著著吳映璇那張羞澀的臉,被雷得外焦里嫩,一時間,甚至連罵她都忘記了。

    這個賤人剛才說什么?

    她喜歡上雷炎了,要無名無分地陪在他的身邊,是已經下作到了要和她二女侍一夫了嗎?

    該死,可惡!

    想到了這里,老板娘只覺得氣血直沖腦門,想要殺的人都有了,“賤人,我要殺了你!”

    一邊說著,她一邊將吃奶的勁兒都給使出來了,不停地奮力掙扎。

    想要掙脫開雷炎的手,然后沖過去,直接撕爛吳映璇那張惺惺作態,恬不知恥的臉。

    “炎哥!”

    吳映璇見狀,又恰到好處地裝出了害怕的模樣來,故意往雷炎的身后躲了躲。

    “別怕,有我在呢,我會保護你的?!?br />
    雷炎轉頭,心疼地望了她一眼。

    如今的吳映璇真心順服,乖得跟個小貓似的,弄得雷炎心癢難耐。自然,會護著她。

    而后,雷炎收回了目光,略帶厭惡與失望地瞪向了老板娘,沉聲道:“不許再鬧了,滾回房去?!?br />
    如今,有了吳映璇這個誘人的小妖精這么一比,這老板娘就像是一本淡而無味的白開水,能提供給他幫助,卻無法帶給他愉.悅的感覺。

    “你就這么著急想要趕我走?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這個賤人成其好事,對不對?”

    老板娘心痛地晃了晃身子,這一刻,她突然有了一種多年的癡心錯付,全都喂了狗的錯覺。

    “雷炎,這么多年了,我是怎么對你的?為你付出了多少?難道,你算都忘了嗎?現在,明目張膽地弄來這么一個女人鬼混,你把我置于何地?又將我當成什么了?”

    咬著牙根兒,老板娘悲泣地控訴著。

    誰知,一聽這話,雷炎臉色立馬就陰沉了下來。

    她,是想要要挾自己嗎?

    身為一個自以為是,內心卻又有著脆弱感的男人,他并不會記著老板娘的好,認為這些都是理所應當的。

    而后,會十分忌憚她的以恩相挾。

    一時間,氣氛凝重了起來。

    “姐姐,你別怪炎哥,要怪就怪我,都是我的錯?!?br />
    望著這一幕,吳映璇眼珠兒滴溜溜亂轉了兩下,又再度探出脖兒來,望著老板娘,佯裝大度討好地道。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乖乖聽話,不要名分,不會跟你爭的?!?br />
    低眉順耳,姐姐姐姐的,叫得別提有多親切與自然了。

    可是,落入老板娘的耳中之后,就只是叫她惡心想吐而已。

    望著她好像吃了只蒼蠅般憤恨的表情,吳映璇一聲輕不可聞地冷笑,心中別提有多得意了。

    旋即,她調轉槍頭,又將深情的目光落在了雷炎的身上。

    “炎哥,要是再鬧下去,將季筱悠她們給引過來的話那可就遭了。姐姐現在情緒這么激動,說什么都無用。你還是先送她回房,和她好好地談談吧!”

    目光瀲滟,懂事得過分。

    頓了頓之后,吳映璇還不忘紅著臉頰,饒有深意地補充了一句,“將姐姐安撫好,我就在這兒等著你?!?br />
    她這個樣子,又是讓雷炎好一陣的心神蕩漾,“好,寶貝,都聽你的?!?br />
    話說完,再轉過頭來的時候,表情又冷了下來,“你瞧瞧人家小璇多懂事,多體貼,根本就不想跟你爭。再瞧瞧你,如今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就知道胡鬧,跟潑婦有什么兩樣?”

    訓了老板娘兩句之后,雷炎加大手中的力度,使勁兒扯著她,“走,回你的房去,我跟你好好地掰扯掰扯?!?br />
    “不,不……”

    老板娘怒不可遏,這一刻她眸子猩紅,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

    一邊不停地奮力掙扎,一邊痛苦哀嚎著。

    只可惜,雷炎眼中恨意一閃而過,卻是二話不說,搶先一步伸出了手,一把,死死地捂住了老板娘的嘴。

    “嗚嗚嗚……”

    所有的傷心,所有的憤恨與不甘,通通被硬生生地又給吞咽了下去。

    而后雷炎挾持著老板娘的身子,連拖帶拽,拖著她就往外走。

    整個過程,毫不憐香惜玉。

    因為吳映璇有一句話說得很對,如果任憑老板娘再這樣鬧下去,將季筱悠幾人給引來的話,要是暴露了那可就遭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