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都市靚色人生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漂亮的師母

第四百八十五章 漂亮的師母

 熱門推薦: 醫等狂兵、 豪婿、 無上醫仙、 唐思雨邢烈寒、 時代之王、 最強上門女婿、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92655.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艷陽高照,一晚上的大雪沒有延續下去,只是地面除了厚厚的積雪外,那條寬河也結冰了。許鳴昊推開小木屋的門,一股涼意沖入屋里,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昨夜他和畢鵪連夜奮戰,將雙修進行了一個晚上,不僅驅除了畢鵪體內的血引蟲,他自己的真氣也恢復到了巔峰狀態。此時畢鵪還在屋里熟睡。許鳴昊不忍打擾她,于是來到屋外看看情況。

    走到河邊他驚喜地發現河水凍結成冰,冰層厚度足夠,他們可以輕而易舉地越過河道。于是他趕忙跑回小木屋,見畢鵪依然熟睡著,他便坐在她的身邊,靜靜地看著她。

    “看得人家都害羞了?!辈涣袭咘g竟然早就醒了,察覺到許鳴昊在旁邊看她,她立刻不好意思起來。然后從地上爬了起來,身上披著的衣服也滑落了下來,如同羊脂玉般的身體再次映入許鳴昊的眼中。許鳴昊咕咚咽了口口水,聲音在這個靜謐的小屋里也算大的了。

    畢鵪忍俊不禁地捏著他的手道:“你饞啦?”

    許鳴昊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再也忍不住了,他壓住畢鵪,咬著她的耳垂齜牙咧嘴地說道:“小妖精,我就不信治不了你?!?br />
    “唔。大仙饒命?!碑咘g發出咯咯的笑聲在屋里回蕩。

    兩人又折騰了好一會兒,直到肚子餓的咕咕直叫才停歇。許鳴昊摟著畢鵪道:“外面的河面結冰了,咱們可以過河了?!?br />
    “走!”畢鵪突然直起身子道:“他們今晚的陰謀我聽的七七八八了,他們在鎩羽盟里拉攏了一個小團體,到時候就由蕭樂和這個小團體負責前期清場,蕭樂扮演的是偷鎩羽令的人,血魔在他們消耗了大部分人武力后再站出來,指出蕭樂偷盜鎩羽令的行為,最后他再出手奪取鎩羽令?!?br />
    “這鎩羽盟究竟是什么來頭,讓他們這般費盡心思?!痹S鳴昊有些不解,血魔這幫人倒騰了這么大一圈就為了這個鎩羽令?

    畢鵪點了點頭,面色凝重道:“本來我也不以為然,但是這幾天了解下來,這個鎩羽盟還是個非常龐大的地下組織。主要從事暗殺組織,而所有的支配都是通過鎩羽令,也就是說手持鎩羽令的人才能接到暗殺任務,然后再進行分配,換句話說手持鎩羽令的人是鎩羽盟所有人的衣食父母。并且鎩羽盟的成員都是各大門派的遺落者,他們有著非常強大的實力?!?br />
    經她這么一解釋,許鳴昊算是有些明白血魔他們想干嘛了。如果被他掌控了這樣一個組織,只怕對整個社會又是一個大患。

    “不過。。?!碑咘g說到這,停頓了一下:“他們之上好像還有一個人在暗中掌控,只不過我沒打聽出來?!?br />
    “還有一個人。。。顧曉宸!”許鳴昊拼命地回想著,那日劫走霸下的,除了血魔和蕭樂就只剩下顧曉宸了,沒想到這三人沆瀣一氣,干著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畢鵪知道這兩人關系匪淺,此時見許鳴昊的眼神也冷了下來,她趕忙閉上了嘴。許鳴昊獨自郁悶了一會兒后收拾起自己的東西來:“凝薇,這里就交給我吧。你去忙你的么?!?br />
    畢鵪眼眶紅紅地半低著頭,一言不發地看著許鳴昊,她心里正在非常糾結地做著抉擇,并且這次的抉擇將會是她后半輩子的選擇,因此她非常慎重,沒有一下子就說話。當父親牟建軍和師傅幽敏的身影在腦海里不斷回旋著,突然許鳴昊像太陽一般破開這兩人帶來的陰霾,畢鵪頓時豁然開朗起來,自己的心一直就沒離開過他。想到這她驀地走上前摟住許鳴昊的胳膊,然后柔聲說道:“我。。。想跟著你。以后。。。也都跟著你?!?br />
    短短幾個字卻讓許鳴昊的眼眶濕潤了,盡管二人一直處于敵對面,相處的時間也不算長,但是兩人之間似乎總有一根線牽著,自己落魄之時到了這里,還能好巧不巧地遇上她,這種緣分似乎也是天命所定。許鳴昊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隨后笑著說道:“現在跟著我可是吃不飽睡不暖哦。你可別到時候后悔跑了?;蛘吣愕母赣H。。?!?br />
    畢鵪見他竟然沒有拒絕,頓時也猜到了他的心意,這個時候她也全然顧不上常年將自己當做工具人的父親了,她現在唯一的念想就是能有自主的生活,按自己的想法活著?!安粫?。。。這一次,誰都阻止不了我?!?br />
    許鳴昊本來還莫名地興奮著,腦海里突然浮出馬榆雯和徐吟月的身影,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有個情況我得說明一下?!闭f到這,他還停頓了一下,然后尷尬地看了眼畢鵪道:“你可能不是我唯一的女人?!卑吞貭?br />
    畢鵪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我早就猜到了?!?br />
    見她絲毫沒有驚訝的樣子,許鳴昊變得更加窘迫了:“這你都能接受?”

    畢鵪卻非常堅定地說道:“這輩子我只認定你?!?br />
    她的話令許鳴昊全身一顫,他轉過身去暗暗罵了自己一句渣男后。畢鵪卻從身后抱住了他,溫柔地說道:“我不求能占據你的全心全意,只求在你心里能夠有一席之地?!?br />
    許鳴昊背對著她,身體顫抖了一下,過了許久才堅定地說道:“一定?!?br />
    兩人在小屋里又溫存了許久這才從里面走了出來。他們一路手牽手,就像一對新婚夫妻一般甜蜜。不過謹慎期間,在過了河后,許鳴昊提議二人重新變裝。在這個問題上,兩人產生了分歧。許鳴昊覺得之前兩人都扮作了老頭,這回他提議扮作一對老姐妹,和之前形成鮮明對比。不料畢鵪覺得這樣一來,反差太大,反而會引起懷疑。兩人針對這個話題展開了激烈的討論,一時間都相持不下。

    “要不。。。就用本來面貌?”許鳴昊最后覺著實在沒必要藏著掖著了,這里既沒有監控,也沒有絕武令的人外,自己露出本貌應該不會引起什么騷亂,畢竟用道之力掩藏容貌也要時刻耗費真氣的。畢鵪也覺得有些累了,之前用九幽陰煞真氣強行改變外貌,雖然真氣損耗不及道之力,但久而久之她也是身心俱疲。因此兩人來到小鎮后便通過層層偽裝來掩蓋自己。兩人分別買了雷鋒帽和黑口罩。這兩樣東西往頭上一戴,任別人眼神多毒辣,想要認出他們來,也會費些功夫,更何況這里也沒幾個人認識他們。收拾好自己后,許鳴昊拉著畢鵪來到了旅館門口。

    畢鵪紅著臉道:“才被你折騰了一晚,又要啦?!?br />
    許鳴昊聽她這么說也是老臉一紅,隨即說道:“什么啊。我在這里開了個房,還有人等我呢?!?br />
    “什么?你不是一個人來的?”畢鵪不知為何突然緊張了起來,她抓著許鳴昊的手又用力了幾分。

    許鳴昊笑著拍了拍她的手道:“別緊張,你一會不就見到了?!?br />
    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畢鵪跟著他來到了他的房間。按照和張文強的約定,許鳴昊敲門時候兩重一輕地有規律地連敲三次。敲完后過了大概五分鐘時間,房門開了。只見一個才過他們腰的小男孩開了門。畢鵪的臉瞬間變得煞白起來:“你。。。你兒子?!”

    “啥?!哈哈哈哈哈!”許鳴昊被她的胡亂猜測給逗樂了。他拉著畢鵪進了房間后,對著張文強說道:“這是凝薇阿姨,你可以喊她。。。師母?!?br />
    師母二字一出,畢鵪只覺得耳根滾燙:“沒想到你。。。你還收了個這么可愛的小徒弟?!?br />
    張文強懂事地喊道:“師母好?!边@可把畢鵪逗得哈哈直笑。

    許鳴昊看了眼時間,距離鎩羽會武還有不到六個小時。這六個小時他要怎么做才能打破血魔他們的陰謀呢。他將手機接上充電器后,便和畢鵪一起吃起飯來,他們在樓下買了三碗胡辣湯,兩斤酥餅,張文強早就聞到了香味,口水直流。昨天他就是靠著方便面和餅干度過的,今兒個到了中午了,許鳴昊才回來,可把他給等得焦急萬分。吃飯的時候,張文強偷偷問著許鳴昊:“師傅,你上哪帶了個這么漂亮的師母回來?!?br />
    許鳴昊聽了,直揉著他的腦袋道:“好好吃飯。小孩子家家,懂啥漂亮不漂亮的?!碑咘g聞言,也只是在一旁偷著樂,這三人看著倒像其樂融融的一家人。

    這時許鳴昊充了電的手機突然連連震動起來,他拿出來一看,鋪天蓋地的消息將手機給塞滿了。他趕緊一一回了過去。先是給洛星河和白易報了平安,然后又告知了劉昊凱具體位置,最后他看了馬榆雯發來的消息,不知該說些什么。原來根據他們多日的追蹤,發現林牧竟能避開重重監控,躲藏得無影無蹤。馬榆雯懷疑林牧的這些躲藏行為不是自發的,有人在幫他。并且這幫他的人就在警隊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