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青松傲宇 > 引出圣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92655.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無數人皆是緊盯著那挑戰臺上,碰撞的兩人,袁冬化身萬千,每一道皆是手持長槍,聲勢駭人,明顯已經觸碰到了圣階的門檻,其力量,比起剛才的向軍,還要更加強悍。

    而那個俊美少年,面對這般強敵,竟然還是不閃不避,想要硬抗袁冬一記,這究竟是其實力超卓,還是根本奈何不得袁冬,只得防守?

    轟!

    萬千槍影,夾雜著凝聚時空的巨力,直接是轟擊在藍圣身軀之上,引爆漫天靈光。

    袁冬身形,在挑戰臺之上緩緩浮現,其目光也是緊緊地盯著那轟擊之處,藍圣的防御,超乎了他的想象,即便是催動時間之力,似乎對方依然是能夠承受,此時的袁冬,已經將藍圣的危險程度,提升到了極高的層次。

    袁冬周身肌肉,皆是緊繃而起,向軍大意失命在前,他可不想重蹈覆轍。

    “還有點戰斗意識!”

    就在袁冬警惕之際,遠方的空間緩緩恢復,藍圣也是緩步走出,其看向袁冬,后者此時全力戒備,想要偷襲已然是不可能。

    “想不到宣陽城王階之中,竟然還有你這種天才少年,這般積累,若是入圣,那可是不得了!”

    袁冬也是驚詫于藍圣的模樣,后者在這般年紀,便是能到達這種程度,必定是天賦卓絕加上雄厚的資源堆積,就算是云天閣,都是沒有這種弟子。

    “你想不到的還有更多呢!”

    藍圣一笑,袁冬雖然是云天閣的一峰之主,但是比起萬靈族的峰主,可謂是天差地遠,藍圣在那萬獸尊者的洞天之中,猶如一方世界,其在其中生死搏殺,完全是處于叢林之中,若是其稍有疏忽,恐怕便是會殞命。

    藍圣身軀一動,那紫金鎧甲便是沒入其身軀之中,其看向袁冬,也是咧嘴一笑:“這才剛剛開始呢!”

    話語落下,藍圣身形直接化為一道閃電,爆射向袁冬。

    袁冬早有戒備,周身靈力涌蕩,直接是與藍圣的身影碰撞在一起。

    兩人身形如電,瞬間碰撞千百次,每一次的碰撞,皆是引起空間崩碎,遠遠看去,兩人似乎在空間裂縫之中游走,令人目不暇接。

    場外的人群,皆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中的碰撞,那般強度,令人咋舌,宣方也是眼睛瞇起,此刻他內心之中,升起無限的挫敗感,他引以為傲的王級八階,若是上去與二人碰撞,恐怕任意一道攻擊都是能夠輕易將其殺死。

    云天閣方向,那些王級頂峰同樣是運轉目力,將二人對碰的情況盡收眼底,各自眼中,有著凝重的色彩浮現,因為,袁冬與藍圣的碰撞之中,完全處于下風。

    砰!

    挑戰臺上,袁冬與藍圣碰撞一記之后,各自身形退開。

    此時的袁冬,周身血氣震蕩,靈力略顯浮躁,顯然是與藍圣的對拼,略占下風。

    藍圣則是一臉云淡風輕,其本體乃是圣獸,這種王階的碰撞,還是要差上許多。

    “算了,你不是要試探一下嗎?現在試探完了,也該送你上路了!”

    藍圣曲手一招,同樣是一柄長槍被其握在手中,槍身筆直,槍頭之上,有著藍色光弧閃爍。

    這柄長槍,乃是藍圣狐貂的尾骨所化,是藍圣的本命法寶。

    祭出長槍,藍圣雙目之中,也是有著光芒閃爍,一股威壓,自其體內散發而出,直接席卷向那袁冬。

    袁冬此時,面對著藍圣的威壓,也是有些艱難的發現,后者的威壓,竟然已經足以與云天閣新晉四圣相媲美了。

    “這怎么可能?”

    袁冬心中咆哮,但是其卻是早已開始布局后路,眼前之人不可敵,必須要請出圣者,方才能夠將其鎮壓。

    心中所想,袁冬手掌之中,熾翎槍被其猛然一擲,直接是破空而出,其上光芒閃爍,器靈浮現而出,散發出狂暴的力量,顯然是想要借助寶器自爆來為其贏得逃走的時間。

    而其身形,則是直接暴退,瞬間便是撤出了挑戰臺范圍。

    “想逃嗎?”

    藍圣目光一閃,他早已想到后者的舉動,其身形一動,直接是出現在其熾翎槍前,其掌心之中,有著紫黑光芒閃爍,直接按壓在那器靈之上,瞬間抹除了袁冬在其上的印記。

    那長槍之中烙印被抹除,那器靈也是立刻安寧下來,被藍圣徹底煉化。

    “去!”

    藍圣目光冰冷,鎖定虛空,其手中長槍一顫,便是撕裂空間,下一瞬,直接是出現在袁冬身形閃掠出現的位置,槍頭之上,藍弧閃爍,直接是在袁冬胸膛之處一閃而過。

    “??!”

    袁冬的慘叫聲響徹天際,其體內的生機迅速衰敗,片刻之后,其血氣便是徹底消散,化為焦炭墜落。

    這位云天閣的新任峰主,直接是死在了藍圣的槍下。

    全場皆靜。

    任誰也是沒有想到,這個俊秀的少年,會在頃刻之間斬殺云天閣兩尊王級頂峰的高手。

    云天閣一方,眾人皆是沉默著看向那轟然墜地的袁冬,后者的力量,已經是超過了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但是就算是這樣,依然是被那個名為藍圣的少年迅速斬殺,這種情況下,再去應戰已經毫無意義。

    “快通知謝玉副閣主!”

    人群之中,早有神念傳遞之間,向云天閣的高層匯報,今日之局,非圣者不能破。

    藍圣也是身形一動,再度落于挑戰臺之上,其目光遙遙看向云天閣方向,卻是無人敢與其對視。

    宣方身旁,莊 嚴也是被藍圣果斷的出手驚艷到,后者的力量,足以媲美圣階,這萬靈族的弟子,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這般動靜,應該會驚動圣者了吧?”

    **看向挑戰臺,藍圣一人站立,其看向虛空某處,嘴角有著冷笑浮現。

    “來都來了,還不現身,是想等我將云天閣的人殺光再現身嗎?”

    “哼!真是好膽,面對圣者,竟然還敢大放厥詞!”

    虛空之上,時空一陣蠕動,一道身形也是現出身來,時空在其身旁凝滯,顯示出其圣者修為。

    “是謝玉副閣主!”

    “拜見謝玉副閣主!”

    云天閣方向,所有的將士見到謝玉現身,也是紛紛跪地行禮。

    “一群廢物!”

    謝玉見狀,也是拂袖怒喝道。

    “不用說他們,你也一樣!”

    藍圣絲毫不嫌事大,看向謝玉,輕聲道。

    “你說什么?”

    謝玉似乎沒有聽到藍圣所言,只是其目光看向藍圣,其目光所過之處,有著強橫的圣者威壓輻射,時間的流速似乎都是在加快。

    藍圣身軀之上,有著紫光彌散,同樣是有著威壓釋放而出,將謝玉的威壓抵消。

    “我說,你和他們一樣,在我面前,都可以稱之為廢物!”

    藍圣的聲調,陡然拔高,其手執長槍,面對著謝玉,卻是絲毫不懼。

    云天閣方向,所有的軍士看向藍圣,都是有著懼意浮現,后者竟然絲毫不懼謝玉,甚至于,那股圣者威壓,對他都是沒有絲毫的影響,這是什么情況?

    難不成這宣陽城從哪里請來了足夠的外援?

    轟!

    就在藍圣話音落下之際,謝玉的面色,也是瞬間陰沉下來,恐怖的威壓,一波一波席卷,引得雙方軍士趕緊后退。

    莊 嚴身旁,綿竹尊者也是現出身形,其意念一動,頓時一股威壓直接是輻射開來,將整個宣陽城方向的軍士盡數籠罩。

    “還有圣者?”

    謝玉感受著地面之上,再度有著圣者氣息,也是面色一變,而且這氣息看來,并非另外三大城池之主,也非宣萬情,難不成宣陽城還有別的圣者不成?

    “哼!你的對手可是我哦!還敢分神?”

    轟!

    藍圣見那謝玉分神,也是冷笑一聲,周身紫金光芒大放,一股比起剛才強悍十數倍的氣息,自其體內爆發開來。

    “藍圣狐貂,本體!”

    紫光彌漫,其中夾雜著璀璨的藍光,一個巨大的兇獸出現在眾人面前,無數的紋路銘刻其上,散發著恐怖的威壓。

    “原來是一尊圣獸!難怪他們打不過你!”

    謝玉見到藍圣化身,也是面色一變,圣獸的體質特殊,比起同等級的人類強悍的多,藍圣雖未徹底入圣,但是其祭出本體,足以媲美圣階。

    “哼!也好,那就將你馴化,作為本座的坐騎!”

    謝玉意念一動,滾滾靈力在其身前匯聚,化為一道光掌,其上彌漫著時間之力,能夠將接觸者壽元迅速耗光。

    “時間之力,碎靈掌!”

    謝玉一掌,直接是對著藍圣本體按去。

    藍圣此時,巨目之中,倒映出謝玉的掌印,其也是張開大嘴,直接是將那掌印吞入口中。

    “吞噬之力,化為己用!”

    那蘊含著滂沱力量的掌印,直接是被藍圣吞入煉化,根本沒有任何的漣漪。

    謝玉見狀,也是眉頭一皺,這個圣獸,似乎擅長吞噬之力。

    “就怕你吞不下去!”

    謝玉手掌一翻,一道玉符出現在其手中,其上有著特殊的紋路刻畫,顯然是一道陣法。

    “天誅之陣!”

    謝玉屈指一彈,那玉符便是迎風暴漲,化為萬丈靈陣,將藍圣的本體困入其中,其印法一變,有著滾滾靈力變化為風雨雷電,想要將那陣法之中的存在,盡數誅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